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票房大卖的《天才枪手》,背后是泰国青春题材电影的成熟与创新)

摘要:
在观众阅片观影量与日俱增,对影片评判的标准越来越高,好莱坞电影在中国的影响力不再绝对,是否应当让观众看到更多其他语境和国别下精彩优秀的多类型电影?

泰国影片《天才枪手》昨日在内地公映,据淘票票专业版数据显示,上映首日就以3056.3万综合票房排在票房榜第二位,26.3%的排片更是力压已经蝉联单日票房冠军14天的《羞羞的铁拳》,到截稿止,影片上映第二天票房为4212万,依旧占据排行榜第二的位置。

票房大卖的《天才枪手》,背后是泰国青春题材电影的成熟与创新

影片取得院线信任获得的高排片以及不负众望的高票房,实则在影片上映前就已经有了定数。

“天才枪手”的话题在微博讨论度达到4万,在电影类话题中始终排在前列;影片10月10日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超前点映后,口碑就逐渐发酵,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得到大批自来水的力荐,因此在上映之前,《天才枪手》就被看作十月档电影市场的一匹“黑马”。

“一刀未剪”和“晚五月上映”成影片成功关键因素

在中国内地上映的泰国电影数量并不多,观众熟知的仅有《初恋这件小事》、《冬荫功2:拳霸天下》、《红鹰侠》等,票房最好的也只达到千万级别,相比亚洲其他电影较发达国家如韩国、日本、印度,泰国电影对中国观众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此前在中国上映的这几部泰国电影,一般都会晚于原本公映日期超过一年才出现在内地大银幕上,像口碑爆棚的《初恋这件小事》甚至晚了两年,并且在上映时还会遭到一定的删减,就影片的观感会有一定的影响,因此仅有的在内地上映的几部泰国影片票房并不好。

《天才枪手》成功避开了上述几点,“一刀未剪”足本上映的待遇以及只比泰国公映时间晚五个月的档期选择,是这部影片能够在中国电影市场爆发的前提因素。

票房大卖的《天才枪手》,背后是泰国青春题材电影的成熟与创新

“一刀未剪”对除去好莱坞影片的引进片来说是比较少见的,为了影片时长对排片的利好因素和影片节奏对内地观众的适应方面考虑,引进方会在中国上映时对影片进行一定的删减,往往会在十分钟之上,今年上半年的黑马《摔跤吧!爸爸》就被删了21分钟。

因此在前期宣传时,包括一些自媒体和微博大V都着重强调了《天才枪手》130分钟的“一刀未剪”,无论是好莱坞电影还是其他地区的影片,足本上映对观众都是喜闻乐见且较为尊重的方式,而且是观众固有思维里“必遭删减”的泰国影片,在前期新鲜度和好感度上就比同期其他影片占有先机。

其次,比泰国档期仅晚五个月,对影片的口碑传播和保持有很大的帮助。像之前在中国上映的泰国、印度等地区的电影,网络资源在上映前就早早放出,观众不但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影片,还能够看到完整版,而当影片正式在院线上映时,大批观众也就不会再去影院支持了。

《天才枪手》目前在中国内地上映,网络资源并没有出现,对影片抱有期待和好奇的观众一定都会买票去影院观看,并且在泰国5月份上映后口碑的渐渐发酵和传播,到10月份的中国仍在继续。

即仅隔五个月上映,观众对影片的好感、印象和期待值还没有“过期”,对此类较热门影片而言“小众”电影最为需要的“口口相传”在时间上很有必要。

票房大卖的《天才枪手》,背后是泰国青春题材电影的成熟与创新

也是在泰国本土上映后的口碑爆棚,让中国观众开始了解和期待这部电影,从而在内地上映前能够在社交平台出现“刷屏”似的推荐。所以是此前泰国引进片并不存在的这两方面,是《天才枪手》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前提。

泰国青春题材延展背后是电影工业成熟下创新精神的体现

2017年2月18日,河北武安市“爱心村”迎来了第103个弃儿,这也是自1996年收养第一个孩子以来,“爱心妈妈”李利娟收养的第103个孩子。

20年来,李利娟从当年的“百万富翁”到2011年入不敷出,再到如今欠下200多万欠款。她身患淋巴癌,但仍在努力挣钱养活这些孩子。

新京报“我们视频”记者昨天对这个大家庭的生活进行了直播,带你更深入和直接地了解到“爱心妈妈”的一天。

103个孩子1个妈

“爱心妈妈”李利娟的大家庭在河北武安上泉村村西头的山脚下。这里没有街道和店铺,只有一排低矮土房建在纵横的土地之上。李利娟在“爱心村”里面种了几亩地,养鸡、羊,几只猪,还有几条狗。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住着她,和她曾收养过的103个孩子。

▲李永娟家外围养鸡场

李利娟今年48岁了,她穿着黑色外套红色毛衣,脸上有一些皱纹。从27岁开始至今,她收留了103个弃儿,其中大多是身患疾病或残疾的,也有因家庭原因导致被遗弃的孩子。

记者问到李利娟收养的第一个孩子,她脱口而出:是1996年5月9号。最早收养的孩子,名叫李勇超,她到现在还能清楚地想起自己收养这个孩子的经过。

▲被遗弃在“爱心村”门口的孩子 来源:新浪图片

那个时候,李利娟刚刚开了矿场,去上班的路上,她看到旁边矿场一群人围在一起,让一个脏兮兮的女孩子学狗叫,叫一声给点东西吃。李利娟看不过去,起了收养的念头,上前揽过女孩子带回家,孩子当时已经不小,她原以为会比较好养,没想到孩子叽里呱啦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两个人完全无法交流,送到学校去,老师又打电话反映这孩子抢别人的东西吃,抢完还爬到树上去……

直到有一天,李利娟正在做饭,听到后面有人说:“妈妈,我叫什么名字?”李利娟形容自己“震惊了,特别感动。”随后,用“勇敢超越别人”的寓意,给这个女孩子起名叫做李勇超。

▲李利娟收养的孩子 来源:新浪图片

李利娟收养李勇超之后,便不断有人将遗弃的孩子往她的家里送,她总是想着这是个生命,自己不要可能就会没有了,“看不得无家可归的孩子,想给他们一个家。”将孩子一一收养了下来。

一收就收了20年,一收就收了103个。

光是2016年一年,就有二十几个孩子被丢弃到李利娟的门前。前几天,一个患有糖尿病的孩子被自己家人送过来,这是她收养的第103个孩子。

每天早上5点,李利娟准时起床,为一大家子准备早餐。家里除了几个结婚嫁人的,和几个在外工作以及考上大学住校的,大多是上小学和没上学的小孩子,这么多张嘴一起吃饭,光是饭就要做两大锅。

早上七点,吃过饭后,李利娟送十几个孩子去上学,孩子们要分乘3辆车,去7个学校。

送完上学的孩子,李利娟回到家里洗衣服、照看生病卧床的小孩、准备午饭,这就要去接孩子们回家吃午饭了。

但是昨天,李利娟还有别的安排。她带着上学前班的小孩子去医院看望一位患有糖尿病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前几天刚刚收养的那第103个。

除了照顾孩子之外,李利娟还要抽出时间饲养牲口,照看田地以及在镇上摆的一个拖鞋摊。

生活的重压让李利娟身上落了许多病,但她没想过放弃,在她心里,和这些孩子在一起能体会到“别人理解不了的快乐”。

身患淋巴癌,坚持赚钱养家

李利娟的一生经历过几次大起大落。

她16岁即与前夫结婚,17岁生下儿子,李利娟是个“爱张罗、能张罗”的人,她在做生意方面很有经济头脑。80年代,改革开放的风吹得正盛,李利娟看准了广州这个靠海较近的“新新城市”,她去广州进货,衣服、方便面、盗版光碟,凡是河北没有的,她都买回来卖,刚到20岁,她就已经成为远近有名的百万富翁。

可是好景不长,正在事业发展家庭幸福的人生顺境期,一次车祸让一切成为了泡影。因为伤势严重,李利娟经抢救活了下来,待她拄着拐杖出院的时候,万贯家财已被前夫吸毒吸得一干二净。

李利娟决定与丈夫离婚,净身出户,儿子跟了前夫。岂料前夫吸毒成瘾,为了有钱能买毒品,竟7000块钱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李利娟听到消息后,火速跑去车站,用8000块将儿子赎了回来。

正是这次事件,坚定了李利娟收养孩子的信念,每每有孩子孤苦伶仃无家可归,她就会想起这件事,“如果我的孩子当初被拐了也变成这样了呢?”她说。

李利娟从车祸和离婚创伤中很快走了出来,凭借之前的人脉,她重新做起了衣服生意,并投资了武安当地的一个矿场,当上“武安第一位女矿主”,经济条件逐渐好转。

然而自1996年收养第一个孩子后,家里孩子越收养越多,几十张嘴等着吃饭,且大多数孩子身体条件不好,要拿出大量金钱给他们看病。

2008年,因城市道路规划,她的矿井停工了,那个时候,她已经收留了五十多个孩子。

2011年,由于入不敷出,李利娟卖掉了自己的豪宅,在原来的矿井边上,修建了“爱心村”。“爱心村”的职工们虽工资不高(一个看管阿姨每月800块),但算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花销,如今,李利娟欠医院、亲戚朋友等已有200多万。

命运并没有因此眷顾李利娟。修建“爱心村”的这一年,她被诊断出患有早期淋巴癌,“医生说我就能活7个月,我受不了化疗,回家养病吃中药,一直活到现在,现在去医院复查,医生都问我‘你还活着呢?’,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心态好。”李利娟说。

她最终还是决定不住医院,陪着孩子们,继续赚钱养家。

“爱心村”里的小记者

中午时分,记者与李利娟一同去学校接孩子回家。孩子们等饭来的时候在院子和屋子里玩闹,“爱心村”里的小学生们都很活泼。

一年级的李蒙浩,爱好摸狗;一年级的李春以,爱好是笑;三年级的李国新,爱好吃东西;三年级的李国珍,爱好画画;三年级的李国豪,爱好爬山……

最活泼的李国珍拉着记者去探寻他们的童年天地,四个人一个房间,“小乔总爱哭,三乔睡睡觉闭着眼起来跳舞,一次出去游玩,晚上睡在一个床上,大乔把我踹到了地上。”李国珍说。

孩子们生活在一起,经常结伴去山上抓动物,几个孩子拽着记者给小黑和小白(家里养的小狗)絮了窝,还给记者介绍了自家鸡圈。

跟他们相比,还有一些只能卧病在床的小孩子。“小记者”李国珍介绍:这个屋子里是早产儿;这个屋子里的小孩儿有脑瘫,经常用头撞床栏杆;这个屋里的有唇腭裂……

“小记者”说:“之前有人欺负有病的小孩儿,妈妈生气,就把他们的病告诉我们了,不让别人欺负他们。”

李利娟经常教育孩子们要懂得感恩,自强独立,她不希望自己孩子当班干部“从小培养官僚气息”,她的愿望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神舟飞船的设计师。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

这么多年来,李利娟收养孩子的举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帮助,少到几十块,多到几百块,她的微信朋友圈里满满的都是对打钱给她捐款的人的感谢,有网友从外地邮来物品,她也都会晒出来。

大一点的孩子在小的时候默默约定,自己出嫁的时候领走1-2个孩子,帮妈妈分担,现在,出嫁了的女儿们不仅领走了孩子,还经常回家帮助妈妈照顾弟弟妹妹们。

然而,李利娟还是面对镜头说出了自己的困惑:当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她拒绝外人来“爱心村”领养孩子,因为“说不清,给钱的话就像是拐卖”,有人投诉过她的“爱心村”,民政局经常派人下来抽查她们这个地方。这让李利娟很难受,“物质方面的东西都可以一起渡过难关,但是精神和道德上的煎熬让我很难忍受。”她说。在她看来,她的所有举动都是出于爱和关心,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也能感受到快乐,有这些就足够了。

在昨天的直播中,一位好心人前来“爱心村”捐款,他临走前留下了一些钱,说:“我们定期回来看你。”李利娟问:“你们是什么公司呢?”好心人笑笑,没有回答,说:“你做这些不是为了留名,我们也不是。”

记者手记

接题的时候,我暗想:哎,又去河北。随即往行李箱里扔了厚厚一沓口罩。

在出租车上玩起了数烟囱的游戏,然而车开得太快了。

李利娟的肺有毛玻璃结节。不久前,她收养的二十个孩子都因为肺部感染住进了医院。

第一天晚上,为了拍到一个“万家灯火”的爱心村,我爬上上泉村一个土坡,走到杂草繁密看不清路的地方不敢往前了,想起保定的井、衡水的井。

镜头里是有一点光,但它暧昧不清地在夜里抖着,让我分不清光源是否就是瞄准的地方。

在李利娟收养的孩子们脸上看不到这种犹疑。他们说笑打闹,会一起在大白天给小狗搭它并不需要的窝;会挨个介绍自己的爱好:吃、探险、摸狗、哭;也会为弄丢了课本这样的事真的抹起眼泪来。

而他们不怕生的程度大大超出我的预期。

七岁左右的家豪是唐氏综合症患儿。他老是围着我的摄像机打转,哪怕其它小朋友都跑开了,还是兴奋地拿擦完鼻涕的手指在监视屏上戳来戳去。我尽可能满足他的好奇,结果在某个瞬间,他伸手帮我撩了下总是掉下来遮住工作视线的刘海,然后又很快地跳开。

李利娟说她感到自己被道德绑架。

和从前的同学聚会,穿好衣服别人说她做公益还穿名牌,穿破旧衣服别人又说她现在落魄到像个要饭的。

我开始不太明白,觉得一个在九十年代能剃成板寸、穿着亮片裙子在河北农村“招摇过市”的女人,理应不会如此放不开。

但后来好像又明白了。她和许多中国父母一样喜欢让孩子在生人面前表演背诗、唱歌,用比较“聪明”的方式让孩子不走上早恋的“歧途”。不过,她不愿意让孩子当班干部:“小小年纪就学官僚那一套不好”,她的愿望是以后有自己养的孩子成为神舟飞船的设计师。

再倔强的个体意志,大概都会不可避免地受到环境对它的塑造吧。但依旧可圈可点不是么。

在李利娟接送孩子们的面包车里,稚嫩的童声从《木兰辞》背到《望天门山》背到《沁园春·雪》。

我看那车的前窗玻璃穿过泥泞的空气往天边惨淡而鲜艳的朝霞奔去,远处工厂里的一座座冷却塔冷淡而坚固地站立着。

新京报记者 李馨 吴明敏 编辑 冯丹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